FC2ブログ

続続@人工失楽園

主に音楽学習の心得とエロゲ感想、たまにニコニコネ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大哥你玩XX,你玩它有何用啊!

老姐,大號Silver,姿色尚可,今年就過25了。

老姐一直活得很不開心,他認為是音樂害的。

早兩年音樂還是專業人士+Studio設備的象征時,學古典鋼琴并在初一就過了業余10級的老姐不知怎地感覺到這東西比新興的動漫好玩1000倍,于是就義無反顧的一頭扎了進去。他學的爵士鋼琴在中國業余領域還不是時興玩意兒,視頻或者音頻也不像現在那般好弄,所以練琴時走了很多彎路,一半時間都是在練習自己喜歡的帶子上了。他的房間里根本沒有相應年齡女孩子該有的東西,只有堆得零零散散的CD,一個大大的8道混音臺(那個時候的混音臺不知為何如此大...),滿布凌亂筆記的扒譜速記草稿,還有讓人印象深刻的一整排的BL漫畫。

后來他跟我坦白,如果沒有那一排的BL漫畫,他甚至不知道如何與同學攀談。

后來他自學出師了,跟了一個隊。再后來就是與隊里的主音吉他的女朋友爭風吃醋,最后退隊。后來那個隊也沒活多久,歸根結底大家都以為自己是藝術青年,互相也都不能兼容,最后散了亦是無可奈何。后來就是上大學好好讀書當乖乖女,直到現在也只是偶爾玩下鋼琴而已。

他的和聲聽覺和對位分析還是一如既往的清楚,但是對于音樂的態度,他很堅決:有不明白的來問,可以。要是還想拉人組團那就不要來了,他不希望“音樂”這種極端私人的東西有任何的折衷,即使是為了同伴。也許正因為是同伴,所以他不愿意因為這種不可能放棄的立場,而使得關系出現裂縫?

“玩音樂給我帶來的收獲?我失去了朋友,也沒留下美好的回憶。”

“我現在需要補課,彌補同齡人共有的一些記憶。”

“現在我聽一首樂曲再也不能感受到尚不會分析時的那種感動,我已經厭倦了這種聽到旋律就自動剖析的能力了。”

總結一下,他對于至今為止的音樂之旅的感受就是這樣。

――――――――――――――――――――――――――――――――――――――――――――――
二叔,今年40,做小本生意的商人,同任何一個有著女兒的父親一樣大腹便便。

當然不僅外表,他也與這個國家的所有中年人一樣煩惱著許多事情。生計不好做,花大錢讓女兒學的東西卻引起了孩子的反抗情緒,老婆也總是與他頂撞,簡直就是三座大山壓在他的頭上,讓他原本毛發濃密的頭頂也開始微禿起來。

所以當我知道二叔會鍵盤樂器+弦樂四重奏,在生意輕松時還曾經協助臨近的少年宮社團指揮過合唱,家里還有一大套我叫不上名字的監聽音響時我震驚了。

他道來時倒輕松,“當年我這般大的時候可要輕狂多了。我們那時電聲樂器還不流行,最流行的是輕音樂,是不是覺得比現在玩的土了?跟老大出去走能賺不少錢,算是外快。后來工作了也做過不少荒唐事,學人家有錢人弄Hi-End,一條線就7000...”

二叔是健談的,對音樂的品味確實也是業余的上等。談到對音樂的情感,我告訴他我有位朋友對音樂已經有了如Silver一般的厭惡。他并沒有對音樂本身做辯解,只是笑笑:那位叫Silver的朋友還是太看重音樂的位置了。音樂有何用?不就大家圖個樂子而已,圖完了生活還要繼續,不要把一切都怪到它身上,它承擔不起。

――――――――――――――――――――――――――――――――――――――――――――――――
我的很多朋友很喜歡Erogame,甚至把它提高到了審美層次,這無可厚非。

但是不要把一切都怪到它身上,它承擔不起自尊心的期望,不能讓玩它的人從此就高人一等,更不能讓人把堕落的原因都放在它身上。

它畢竟只是一個玩物而已,并沒有想象的如此大能耐。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Rainbow Girl | HOME | 又一位女性エレギ演奏者>>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