続続@人工失楽園

主に音楽学習の心得とエロゲ感想、たまにニコニコネ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願北風能送去那份思念——Northwind簡評

ttp://www.dreamsoft.jp/northwind/index.html

2004年秋~DreamSoftブランド第一弾 北風がお届けする、ちょっと不思議で切ない恋物語
監督・原作:ないずみみとみ
キャラクターデザイン・原画:
o はいおく(雪華、深姫、鈴美)
o とりしも(儚、佳暖、水澄)
シナリオ:巴無月、素浪人、弘森魚
グラフィック進行・監修:みかの
グラフィック:神之みわざ、ひなた睦月、他
プログラム:KANZO(F&C)
OP曲01「Last Letter(Snowdrop.Ver)」
作詞:みとせのりこ
作編曲:Manack
唄:KIRIKO
OP曲02「have eyes only for you...」
作詞:みとせのりこ
作編曲:Manack
唄:KIRIKO
ED曲「Last Letter-Eternal Wind-」
作詞:みとせのりこ
作編曲:Manack
唄:鳥居花音
プロデューサー:ひろもりさかな
エグゼクティブプロデューサー:笹岡洋光
都說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其實這裏面多少帶點少年人的輕狂——不說別人,我自己剛玩工口時可是滿懷的青澀之夢:達則兼濟天下,進遊戲公司做屬於自己的情色遊戲,感動世人;就算夢想不能實現也要獨善其身,閱盡天下情色遊戲。請不要笑當時我的幼稚:對於一個初中畢業剛上高中的毛孩兒來說,世界是平的,欠缺的只是被他紮紮實實的踏上一次而已。夢想與征服,組成了當時我未來的一切。

而今現在往回看看,自己並沒有達成哪怕是後面那個最低的要求,原本與我並肩行進的同好們也多半不見了蹤影。不是早已離開了情色遊戲,便是走向別的岔路中去,迷失在越長越深,越延越細的地平線上。與我並道而行的新玩家們帶著的倒是跟我當年一樣,略有些蒼白病態卻興奮不已的朝聖表情,幻想著自己七色的明天。可我看著他們的目標,卻怎麽樣也高興不起來。倒是想勸告他們,可也已經有心無力——你知道的,過來人的所謂“先前我也闊過”之類的話從來就是青年們最嗤之以鼻的題材。那我還能做什麽呢?

回憶。是的,偷偷的躲在一旁,打探著人來人往,夢囈一般念著自己已經失去的過去。不求同道人的理解,厚古薄今更不是我該做的事情,只想做一名守望人,讓自己記得年輕時張狂,傲慢,純情,還有一往無前的勇氣,為那個曾經真實過的年代的墓誌銘上,添上屬於自己記憶的一筆。

自說自話說得太遠了,回原題吧。趕著這次PIA4要發售,幾個同好聚一塊談F&C,聊著聊著對F&C的現狀頗多感慨,這讓我想起來 F&C留給我的諸多回憶之中,依然有一個尚未封口的Northwind。高中時我曾對那時尚未日薄西山的F&C頗多好感,這個會社的遊戲玩得也不少,但是因為硬盤報廢的原因,唯獨留下了這個遊戲沒有ALL PASS,此番能憶起它殊為不易,自然不能再錯過。我花了大概倆星期的時間來玩這個遊戲,打得有點慢也有點悠閑,在過去的空氣中浸泡著對於我這樣的遺老遺少來說也算是一種毒品吧,挺令人陶醉的。正因為如此,也許評價上會帶有點懷舊補正在裏面,希望看文的朋友能諒解。

先談談制作背景。Northwind是當年的F&C FC03獨立出來的Dreamsoft的作品,也是現在SkyFish(白銀&鋼炎のソレイユ系列為代表作)的前身。這麽說可能有些玩過 SkyFish遊戲的人可能就會有一個大概的認識了。蔓木鋼音的畫那當然是沒什麽好挑剔的,但是對這個會社追求劇本和故事方面的東西,那就像對AV女優つぼみ追求演技一樣,屬於不能有太大期待的一類事情。倒不是說這個會社的劇本不能看,但是這個公司的腳本講故事總有點“起”與“承”銜接不上的毛病,非常影響觀感,在我當年玩FC03的公認最高傑作“Natural Another One 2nd -Belladonna-”時對這個問題就頗有親身體會。但是這回的Northwind,把這個毛病給回避掉了,如何回避的請聽我後面提及,如今先把整個遊戲的概況給交代一下。

從故事的背景開始看吧。這個故事如果按情色遊戲世界觀的習慣分類的話,就是所謂的“田舍物”,亦即是說這是一個以日本鄉村為舞臺的故事,而且是一個依山的小鎮,也就是說是山嶽背景。再結合故事設定的季節是冬季,因此故事的背景就很自然的塑造成了這樣:男主角歸鄉省親,順便帶著自己的小個子後輩來拍攝家鄉風景,卻遇到了3年前私定終身,如今卻明顯是因為某些怪力亂神的理由失去了記憶的千金大小姐——在日本,冬天既是返鄉的季節,也是極具幻想意味的一個季節,因此與冬季有關的遊戲,非現實性被看作是理所應當的一個因素。但這個遊戲並沒有像5,KANON或者SNOW那樣,把非現實性當成支撐整個世界的一個支點,也沒有像雪影一般把現實與非現實之間的界限模糊,制造如同夢境一般的迷幻感,而只是平靜的讓故事這麽流入設定好的背景中,幻想沒有制造“氛圍”而是成為了故事敘述的“內容”,這是它不同於其他冬GAME的特點。

但遊戲不把幻想視作重點的行為,在我看來是腳本特意為之的做法,其目的便是把遊戲的主題給著力表述,那就是“等待”和“悲戀”。愛在大多數遊戲的表現,都是雙向的,沒有回應的愛,亦或不表達出來的愛不能算愛,至多只是一種付出,或者幹脆就是沒有結果的單相思——差不多所有我玩過的情色遊戲都是這麽宣揚的,但是這個遊戲宣揚的卻與此前我玩過的遊戲完全相反。以前的遊戲中,因為種種原因而不得不分離的兩人,也是心心相印的,等待再次的相逢,戀人的歸來被看作是一種犧牲,一種情感的付出。而Northwind裏的等待卻已經化作愛的本身了。故事裏的戀文傳說,便是這種說法的註解:巫女明明知道她的戀人已經死在遙遠的戰場上,永不能回到這片他魂牽夢縈的土地上,但她卻選擇的是繼續等待下去,這份等待便有了形而上的美學意義:她留守的不再是具體的人,不是可資期待的未來,而是那早已消逝而去的往昔,於是悲情的意義便更大於那些白發皓首重又相會的場景。這樣的永恒之戀,當然只能在美到一切仿佛凝固,遍地銀裝素裹的寒冬雪國發生,再也沒有春天的來臨。

於此,故事終於又與冬季相連。

在之前玩カルタグラ時,我曾經那麽討厭春天的來臨,希望寒冬永遠這麽持續下去,可最後的結局還是春暖花開,這讓我很不舒服——總要有些東西永恒下去,就像 ONE裏小長森瑞佳與折原浩平所簽訂的名為“永遠的世界”的契約一般。和み匣中我曾經看到了它的影子,而在Northwind裏我終於得見它的全貌,這也是這個遊戲與我波長最合的地方,有了它們,我玩這個遊戲便不算白玩。

故事的結構很簡單,大部分是第一人稱敘事,藏的包袱也很少。因為前面提到的原因,劇本寫作者並未在幻想性和非現實性上做很深的文章,因此故事的進展很容易被先読み,但這也確實避免了在起承轉接上出現這個會社常犯的問題。一條直線的敘事簡化了故事結構的難度,因此這個處理是達到了揚長補短的目的。不過看看 Dreamsoft和SkyFish之後的作品,可以知道他們其實還是沒汲取教訓,越活越回去了。若果那幾位腳本家將來能註意一點的話,這家會社當一個好的二線廠子是沒有問題的,我其實還是很期待他們。

老樣子,音樂放在最後。Northwind遊戲不出名,但是托Manack和Kiriko在情色遊戲音樂界的號召力,這遊戲的歌其實還是有點名氣的。雪國風情,一途癡情,這些題中之意在音樂中表達得都很好,但是歌詞寫得是最出彩的。只要是玩了遊戲的人,相信回頭再看歌詞無不唏噓,只因孤獨與幸福竟能如此的緊緊相連,聽一遍就再也忘不掉。也許以後我會忘掉這個故事發生在二之井,忘掉女主角叫柳雪華,但是只要一聽音樂,就能想起來在這個寒冷的冬季,這樣一款遊戲是如何的感動到我——不得不說,Manack真是神。





最後一點小捏它,按點分開說:
1、遊戲中的“君塚深姫”這個角色,是偉大的鳥居花音出演的最後一個有臉的角色。嗯你問鳥居花音是誰?最好自己查查w那又是一個屬於過去時代的名字了。
2、遊戲發生的那個七藏町,就是以秋田縣為藍本的。而那個鳥居回廊則是在京都。
3、照例的聖地巡禮系列,這個遊戲也有——基本上玩了田舍物都會有想去那個地方的實景看看的想法。地址在下:
ゲーム「NorthWind」のモデル地を車載撮影してみた



東北地區的鄉村看著還是很有意思的,其實跟中國的縣城差得也不太大……趕明兒誰寫個廣西那馬(我的老家)為原型的情色遊戲我就有機會做這個系列了,笑。
エロゲー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クロウカシス速評 | HOME | カオスメタルランキング>>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